落秋阅读

繁体版 简体版
落秋阅读 > 是替身又怎样?秦总照样宠 > 第21章 被他亲手蹂躏致死

第21章 被他亲手蹂躏致死

季希理看着他敞开的衣领,胸口起伏汹涌,汗水从脖子滑在腹肌上,他眼神炽热,下巴在她锁骨上轻轻蹭着,汗水冰冰凉凉的,他的体温却很高,低头一直从上慢慢吻到下面,紧贴着的身体没有想离开的意思。

他开口,“季希理,你好敏感。”

“……”

名字+弱点=暴击。

他的唇瓣几乎在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上都留下痕迹,手指轻轻把玩着她散开的头发,偶尔还会触碰到到她早已熟透了的耳根。

在她感受着着酥酥麻麻的感觉,他的吻又扑面而来。

顿时就季希理仅剩的理智荡然无存,身体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,轻轻颤抖着嘴唇,迎接他的吻,也重新回答了一遍他的问题:“我想你。”

他是个得不到答案誓不罢休的男人。

得到回答后,他勾唇锋利地笑着,有点痞帅的感觉。

洛黎在门外等了一会没有回应,又敲了敲门,门没锁,敲两下门开了个缝。

他发誓,自己绝对不是那种喜欢偷看别人隐私的人,不然也不可能在秦总身边呆这么久。

但是他确确实实是不小心看见秦总把季秘书摁在墙上,然后两个人又钻进被子里,那一上一下,一前一后动的白色绒被,不用想都知道是怎样的姿势、在做怎样的事情。

秦总?季秘书?

季秘书?秦总?

医院……

病床……

天哪!

洛黎赶紧把门悄悄带上,站在门口当一个老实的助理。

不会吧?

真应了那句话?

有事秘书干,没事干秘书?

不不不,秦总肯定不是那样的人。

洛黎用力掐了一下自己。

会疼,不是梦!

他又仔细反省了一下自己,工作以来应该没有对季秘书说什么不该说的话,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,不会被穿小鞋吧?

脑袋里又突然窜出了一百种死法。

洛黎就这样在病房门口站了一下午。

从太阳高高升起,一直到月亮高高悬挂。

季希理就没有离开过这张床,就连她都开始熟睡做春秋大梦了,男人把她抱在怀里,看了她两眼之后,又把她弄醒。

这样的情况反复了三回。

她仿佛血液都要流干了。

难道他不会被榨干吗?

季希理身上的皮肤才经过数十次植皮手术,正是在恢复期,但他依旧是不依不饶。

虽说她是躺着的那个,可太伤嗓子了。

他既大胆又生猛,像是永远不会累的永动机。

到最后季希理实在受不了了,仰头倒在被汗水浸透的床单上,大口地猛烈呼吸着,虚弱地抬起手,却恰好是勾住了他的脖子。

他以为她还不够,俯下身去。

“秦泊淮!”她颤着声音,想生气也没力气表现出生气的样子,“你别再来了,我会坏……”

季希理柔弱地呼唤着他的名字,脸上的神情恍惚,声音全是气音,微微沙哑,像是在求饶又像是在用最水灵的模样散发着魅力,诱惑人想再次深入。

他搂着她的腰,两人的汗水融在一起,她仿佛也要被融进他的骨子里。

“秦泊淮,你在生气吗?”季希理专注地看着他。

这样毫不间断地做,可能还是季希理刚刚与秦泊淮结婚的时候,她因为在和妈妈通电话时隐瞒了自己结婚的事情,让他觉得不开心了。那次也是一天做了好几次……

三次?五次?十次?

她记不清。

“你觉得呢?”秦泊淮反问。

她不敢说话,要是瞎猜了没猜中,又免不了被他一顿蹂躏。

“天鼎集团遍布全国各地,你只需要一个电话,不到一分钟就会有人救你,而你在火灾里不求救,抱着我的全家福和我喜欢的食物,是认为我们之间靠的是心灵感应?”

“……”

“还是一心想要求死?”

“既然你要求死,为什么要从二楼窗口跳下去?是觉得烧死太丑了摔死不丑是吧?”

“……”

前面的事是秦泊淮误会了,她抱着相框和食物完全是下意识,她本能地是想抱紧自己。

后面的事情秦泊淮猜对了,她确实觉得既然要死,肯定要选一个稍微好看点的死法。

但真的这么承认了,她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