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阅读

繁体版 简体版
落秋阅读 > 东宫媚 > 第885章 玉馔宴

第885章 玉馔宴

“嗯?”天子冷冷一睨,吓得袁策后背一凉,忙丢下一句“遵命”,就嗖地一下消失了。

袁策奉命而至时,何满枝正临窗做针线活儿。

新皇尚未行大典,便也还未册封后宫,反正有名分的女人,也就只有她一个。

她倒也认下命了,整日无事且清闲,不得宠也没什么。

奶娘和丫鬟一左一右,一边替她捋着丝线,一边将打听到的事务讲给她知晓。其中最要紧的便是赵昔微:“……说是陛下赦免了她,已经出宫去了……”

何满枝一愣,飞针的动作一顿。

李玄夜赦免了赵昔微?

()

她才劝了父亲暗中助力,为的是怕顾雍一家独大,顾玉辞以后死死压在自己头上。

另外,她也知道,陛下的心思不在自个儿身上。

她并无什么出挑的才华亦或者是美貌,而天家本就薄情,这火中取栗的感情,她此生是不可能得到的。

既然如此,为何不顺水推舟、做个人情?

以她父亲的分量,只要递上一封书陈,略劝得几句,虽不说十拿九稳,可六七分的把握还是有的。

可是没想到,赵昔微竟然出宫去了……

那么,到底是陛下斩断了情丝,还是她不肯回头?

何满枝想着,不由得叹了口气:“从琴瑟和鸣走到分道扬镳,想来也是情深不寿啊……”

奶娘捋线的动作一停:“我说小姐啊,你有空琢磨着别人情不情的,还不如去外头多走动走动,什么御花园啊、御膳房啊、荷花池啊的,都去露露脸,万一碰到陛下了,好让他瞧上一瞧,我们何家的小姐,也是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一个呢!”

何夫人性情鲁莽,这些下人跟在身边,说话也是直抒胸臆。

“就是!”那丫鬟也怂恿她,“现在陛下后宫就你一个,正是得脸的好时机!等以后采选新人,莺莺燕燕的一大堆,那时再想出头就难了!”

“罢了。”何满枝摇摇头,继续手中的针线,“我自个儿什么样,我心里有数的,不想这些了。”

她手里绣的是鸳鸯并蒂莲的花样儿,接天莲叶粉绿相间,一双鸳鸯栩栩如生,奶娘看了连连赞叹:“瞧瞧,多好的手艺,要是陛下知道了,肯定会喜欢的!”

何满枝微微一笑,心头苦涩。

李玄夜那是何等的人物?何等的天子骄子?怎么会看得上一个只会绣花的她呢。

想起他,瞬间柔肠百结,有无尽的愁绪袭来。

这花样也绣不下去了。

什么鸳鸯并蒂莲,这样的图案,她是一辈子也用不到的。

正暗自遗憾时,忽然通传:“陛下口谕!宣何良娣觐见——”

“什么?”

屋内三人大惊,奶娘喜上眉梢,一把将她手里的绣花夺下,“快快快,梳妆!”又吩咐丫鬟,“还愣着做什么,快去准备服饰!”

“不用了!”廊下传来声音,“良娣快些,陛下还等着您一起用膳呢!”

“等着用膳?”奶娘双眼放光,忙捡了发钗耳饰一股脑儿地替何满枝戴上,又给她换了一套嫩粉色的大袖衫。

三两下捯饬完毕,虽不算沉鱼落雁的大美人儿,倒也有几分小家碧玉的楚楚之态。

奶娘围着她上下打量了一圈,不住地点头:“好好好,我们小姐真真儿的标致!”

何满枝扯了扯袖子:“可是陛下是召我用膳,还是穿轻便些的好。”

“哎哟!”奶娘眨眨眼,压低声音道:“我的傻小姐,你也不看看天色?都这个时候了,用完膳,能留下就留下!”

何满枝脸一下子涨得通红:“奶妈……”

“哎哟,别磨蹭了,饭菜凉了陛下要生气的!”奶娘将她一推,“快去吧!”

“嗯?”天子冷冷一睨,吓得袁策后背一凉,忙丢下一句“遵命”,就嗖地一下消失了。

袁策奉命而至时,何满枝正临窗做针线活儿。

新皇尚未行大典,便也还未册封后宫,反正有名分的女人,也就只有她一个。

她倒也认下命了,整日无事且清闲,不得宠也没什么。

奶娘和丫鬟一左一右,一边替她捋着丝线,一边将打听到的事务讲给她知晓。其中最要紧的便是赵昔微:“……说是陛下赦免了她,已经出宫去了……”

何满枝一愣,飞针的动作一顿。

李玄夜赦免了赵昔微?

(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