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阅读

繁体版 简体版
落秋阅读 > 恐怖堡的女儿 > 三十年后(中) 1

三十年后(中) 1

七国将出兵为王平叛,这是毋庸质疑的,我定了调以后,就不想理会更具体的事务了。

最终,当晚霞红光将冷硬的白地板染成粉红时,吵吵嚷嚷的诸侯停下了相互之间似乎永无止境的争论,迫于时间和我这老女王的不耐烦,草草向我呈报了出征人选。

我移臀起立,这举动昭示着会议结束,两名年轻的女孩,卡梅尔和伊佛琳耳聪目明地搀住我的双腕,我其实分不清她们谁是谁,懒得,我暗自管她们叫卷毛和直毛。另外一个姑娘阿什丽捧开我纷繁复杂而宽大地裙摆,以免我被绊倒,她个头没我高,我私下管她叫矮蘑菇。

这辈子我有过无数个侍女,有的想杀我,有的则被我所杀,她们人数太多了,又太好看穿,每一个都没有我的囡囡小宝贝莱拉小公主一半可爱,我实在是不想挂怀。

我的侄子卢斯跟在我身边,重建的御林铁卫前后保护,作为七国和东方共同的君主,我自然拥有七国七之王的一切仪仗,这种仪仗包含了不怎么让人愉快的部分,例如身后:

本次廷会领主汇聚,会后自然会有红王宫廷慷慨的夜宴,大家伙当然不会放过蹭饭的机会,他们跟在我身后移向梅葛塔里的舞厅,等着侍从和侍女将铁王座大厅变换为餐堂的模样,嗡嗡声因此一直伴随我的左右,仿佛此地不是红堡,而是索斯罗斯的丛林,蚊虫纷飞,蛙鸟乱叫。

为了驱散这种让人烦心的氛围,我不得不找点别的事务转移自己的注意力:“告诉我,侄子,你对出征有什么看法?”

“任命詹姆大人为您的司令自不必提,王上,凯岩城公爵豪迈桀骜,就威望和士气而言,舍他其谁,同时每一个人都在等着他再次叛变,您给了他一个证明自己足够忠诚可靠的机会,他是不会放过的。”

我看了一眼说“弑君者”好话的卢斯·波顿,我这侄子说的没错,老头儿詹姆·兰尼斯特很可靠,不过倒不是对我有多深的感情,而是他想要完完整整地成为一个他自个儿幼年憧憬的忠勇之士,至少能终生忠于自己发下的某个誓言,在素来不会强人所难的红王这里(真的吗?),他有这个实现梦想的机会,而从老狮子詹姆的年龄来看,“永远忠诚”这事儿吧,快了。

“你倒是很了解他了,是代表我参与他妻子葬礼的时候,和他交流过?”我问道。

瑟曦·兰尼斯特在二十多年前嫁给了詹姆,冒充为兰尼斯特家族的某个表亲,她本人其实更想住在修道院里,和她恶心无能的兄弟们,以及被红王气味充斥的世界相互隔绝,可惜当年她发现自己肚子又大了(谁知道是谁的),毕竟当年她还不到四十,而她瑟曦还偏偏不可能再接受自己的子女会成为私生。

于是,这女人“付出了巨大的牺牲”(或者说丢掉了前王后的骄傲),与弟弟成婚。她被西境人称为“疯夫人”,有时也被称为“卡斯特梅的报复”,彷佛当年泰温造的孽全都应在了她的身上,有无数次传出她怂恿詹姆造反的传言,当年“红狼会”之后的骚乱,自然是有这被当作工具的傻婆娘参与的。

她死的倒是很平静,没有半点波澜,正常病逝。

卢斯眼里闪过一丝回忆得神色:“我们聊得很简短,他和我没太多话说,詹姆大人和提利昂大人聊得更久,他们整夜喝酒,大哭大笑,他们甚至相互斗殴,我一度以为詹姆公爵想要杀了咱们的提利昂公爵,可是转眼间两个人又抱头痛哭,牵着手说要去城外逛逛。临走时,提利昂说,詹姆大人终于可以为自己活一把了,而詹姆大人,则说,提利昂大人这辈子都没为自己活过,不配说这话。”

“你理解这番话的意思吗?”我好奇地考校自己的侄子,他点了点头:

“小个子公爵看起来永远很开心,对一切都十分好奇,并且有情有义。可是,他一直在寻找寄托。”卢斯说。

而他找了一辈子,没什么东西能成为“小恶魔”的寄托。

“人这辈子就是在不断地放弃,卢斯,”我说道,“少年时代满怀理想,活力四射,接着在成长的过程中一件一件丢掉自己珍视的东西,直到死前,如果是到我或者提利昂这个年纪还能坚持什么,那么,这最后的坚持,或许也就足够定义我们的这一生了,他所追寻的是寄托,他沮丧地热爱自己的生命和他人的生命,这就是提利昂·兰尼斯特,卢斯。”

“那么您呢,姑姑?”卢斯针对起我来,“您又如何定义自己的一生呢?”

我摇了摇头,我答不出来,暂时,“你觉得呢,侄子?”

“我认为?”他思索着,“你想无羁无束,却又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